《不是地球人》的番外小片段5

本章中诚利小果冻给勇利编的小辫子是类似于被红色圈出来的这样的:

当然给勇利编的比这个要短啦,抱歉我找不到合适的图只能用游戏里的图来解释了……就是在不破坏原来发型的前提下在耳朵两边编两个类似于这个的小辫子!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22.

勇利抱着装着小儿子的果冻杯一直睡到了下午两点,他的家人们也没忍心叫他,把已经做好的饭菜放了起来,准备等他起床后给他热一下再吃。

小果冻诚利醒得比勇利早,他趴在果冻杯上看了一会儿勇利的睡颜,发现妈妈睡得很熟没有醒来的迹象,就静静地呆在果冻杯中等他醒。

但毕竟还是一个没有多少耐心的小宝宝,他等了一会儿就感到无聊了。

妈妈怎么还不醒啊!他把自己变成了漫画书上的人物叹气时会出现的像云朵一样的形状。

然后他在果冻杯中翻滚了几下,忍不住爬了出来,轻轻地蹭了下勇利的脸。

勇利睡得正熟没反应。

小果冻失望地把自己拧成了麻花。

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无聊了,但也不想离开妈妈出门,就开始玩勇利的头发了。

因为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剪了,勇利的头发长得有点长了,柔软的黑色头发越过了耳朵散落在脸颊和脖颈上,显得他更加秀气了。

诚利把自己的身体化出来两小股浅绿色的细条,就像灵活的小手一样开始给妈妈编辫子。

开心地编啊编,等完成一边后发现没有头绳或者发卡,只能失望地捏住这边,再从身体中分出两股去编另一边。

终于大功告成,但是他不敢松开,于是捏着两只小辫子的发稍,自己趴在了勇利的头上。

等勇利醒来的时候第一眼没看到小儿子吓了一跳,然后视线一转,看到了自己脸颊边垂着两根细细的小辫子,还有圈住发稍的浅绿色的“小皮筋”。

勇利顿时哭笑不得。

“宝宝你在干什么啊。”他试图把诚利从头上轻轻地拿下来,诚利却不依。

这是他好不容易完成的作品,妈妈还没照镜子怎么能就这样拿掉呢!

他又分出两股细条,在勇利面前比了个“×”。

勇利没办法,只能头顶着一个绿色的小团子下了床,去镜子面前看到底要怎么才能把这个调皮的小家伙拿下来了。

于是他看到自己本来是正常发型的两边多了两个小辫子,发尾被诚利圈着,细细的绿色细条向上汇聚成一个小团子,就像一个造型别致的发箍一般。

勇利:“……”

好吧,虽然奇怪,但其实还是挺可爱的。

乍一看感觉有些别扭,但习惯了之后有种迷之萌感,勇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宠儿滤镜太厚了,反正怎么看那个浅绿色的小团子怎么觉得可爱。

“小皮筋”分出了一缕发丝般的的细线轻挠了一下勇利的脸颊,好像在洋洋得意地问妈妈自己编得怎么样似的。

一贯奉行鼓励教育政策的勇利抚摸了下头上的小果冻,真心实意地表扬道:“宝宝真棒!编得真好~下次给你爸爸也编一个吧!”

诚利开心地点了几下,就像人在点头一样。

“对了,拍照拍照!”勇利乐滋滋地找出手机给自己和小果冻拍了好几张照片,这都是孩子成长的宝贵瞬间,他迫不及待地想跟所爱的人们分享这一切。

他挑了几张觉得满意的照片编辑了下,准备发送。

“让爸爸和哥哥也看一下宝宝有多厉害——”他笑着说着,手指都按到发送上了,突然又僵住了。

他看着发送对象的“A·Victor”——那是维克托拿着他的手机编辑的,说要让自己位于勇利的通讯录的第一位——这才想到他们还在吵架中。

其实也不算是吵架,是他抛下了丈夫和大儿子,逃回了家乡。

心脏处传来一阵细密的疼痛,他看着界面上的丈夫开心地笑着的小小的头像,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地想念他。

他轻颤着手指抚摸上了那个头像,咬紧了牙关,眼泪悄然漫上了眼眶。

就算是努力地想装作不在意,想用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他也一直无法忘记丈夫和大儿子那时候的表情,在选择了离开他们之后,他心里就像破了一个洞,冷风从洞里呼呼地吹进来,整个人如同孤独地站在冬天深夜的无尽寒冷中。

“维克托……”他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心脏随着这个熟悉的发音慢慢地收紧,疼得让人无所适从。

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砸在手机屏幕上,维克托在对着他灿烂地笑着,他却泣不成声。

小果冻担心地从他头上滑了下来,蹭着他的脸颊,感受到了他带着温度的眼泪。

妈妈别哭,不要伤心……他着急地发出了生物波,但是勇利却接收不到。

勇利慢慢地蹲了下来,捧着小儿子哽咽地说:“宝宝对不起,就算他们曾对你做出了那样过分的事情,我还是……没办法离开他们,我爱他们啊,维克托……维利……”

小果冻急得也要哭了,他根本没怪爸爸和哥哥啊!

他蹦到勇利拿着手机的另一只手中,啪地按上了通话键,妈妈不主动的话那他就给爸爸打电话!

“啊!”勇利看到他的动作轻呼了一声,刚想按掉呼叫,但又犹豫了,和诚利一起紧张地等待着拨通电话,但是令他们失望的是,手机传来的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语音。

勇利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涌上来的是深深的失落感,以及——恐慌感。

维克托为什么会关机?难道……他生气了?

啊……是啊,自己之前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他一定会很生气吧。生气到……关机不愿意和他联系了……

勇利的心猛地一跳,然后仿佛沉入了深渊中一般,令他无法抑制伤心和担忧的情绪。

以前他们也吵过架,他还把维克托气哭过,但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维克托连理都不想理他了。

果然是因为那句话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如果你不想逼我拟态成你的本体跟你打一场的话,就让开。”

他这是……到底说了什么啊……

维克托一定是想起以前的那件事了,他知道它给维克托心里留下了很深的伤痛和阴影,却还是一时激动说出了伤人的话,所以维克托不愿意理他了。

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蠢啊!

勇利握着手机,开始后悔了,极其后悔。

他不死心地又拨打了一次电话,仍然是关机。

他沉默了一会儿,把头埋在了膝盖上,发出了一声哭泣般的叹息。

诚利想安慰他但又没办法说话,又气又急又伤心,开始怪爸爸起来了。

坏爸爸!妈妈都哭了你还不来!最讨厌了!

23.

在去见家人之前勇利洗了把脸,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哭过的迹象,但一直关心他的家人们怎么能看不出来他勉强微笑背后的消沉呢?

“勇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跟小维……”宽子犹豫而小心地选择着用词,唯恐又刺激到了这个心思敏感的儿子。

“没什么,就是……吵了架而已。”勇利不想让他们担心,低头小声说道。

他一直没敢对家人说维克托的真实身份,带维利回家也是等他能化形之后才回的,如果被他们知道维克托其实是他的天敌,估计他们连婚都结不成。

“夫妻之间没有不吵架的,这夫妻啊,其实就跟连在一起的一个人一样,自己跟自己吵架,伤心难过的还是自己啊。勇利,可别让你的另一半太过失望了。”宽子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

“嗯……”勇利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拳头,点了点头。

小果冻从桌面跳到他膝盖上,变成了一支蓝色的玫瑰,他知道这是爸爸送给妈妈的第一个礼物,那张照片到现在还被珍惜地留在手机相册中。

勇利轻抚着玫瑰娇嫩的花瓣,也想起了当初收到礼物时的那种甜蜜又喜悦的心情,眉头微舒,眼中也浮现出了怀念的神色。

“勇利。”他耳边仿佛响起了维克托温柔地叫着他名字的声音。

他的微笑在记忆中闪耀。

勇利捂住了脸,他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这时的神色。

软弱、伤心又后悔、自责的神色。

24.

一个下午勇利都是恍恍惚惚的,真利实在看不下去了,用力地拍了下他的后背,喝道:“看你这副死样子!别闷在家里了,出去散散心吧!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你要长蘑菇了!”

勇利被他拍地一个趔趄,真利从他手中拿过果冻杯,说道:“诚利我帮你照看着,别担心!”

诚利还有点不愿意,但听到真利悄悄地对他说:“妈妈需要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下,这样才能和爸爸和好啊~”于是他也不挣扎了,安安静静地呆在阿姨手中。

勇利犹豫地看了下小儿子,诚利变成了一个“OK”的手势,看得他忍俊不禁。

于是最后勇利被姐姐“赶”出了家门。

他无奈地看了一眼小旅馆,看了下前方,慢慢地迈出了脚步。

他来到了曾经化形的海边,站在岸边,看向了那片曾经吞没了那个孩子的大海。

就是在这里,一个生命被宣布了终结,然后他获得了新生。

他沿着岸边走了一会儿,然后坐了下来,带着些咸腥气息的海风抚过他的头发,他的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时至傍晚,夕阳在海面上染出一片漂亮的金黄和橘红色,海波微漾,荡起一阵粼光,反射在勇利的眼镜上,他棕红色的眸子似乎也变得温暖起来。

坐了一会儿,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响亮的声音。

“啊!是勇利吗?”

勇利回过头去,看到一个瘦高的青年正站在他身后的马路上向他挥手,长相有些熟悉,但似乎又想不起来。

“果然是勇利啊,我还怕认错人了呢!”青年摸着后脑勺笑着,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那个……不好意思……”勇利对于自己认不出人的事实有些羞愧,又不好直接问“你是谁”,因此变得尴尬了起来。

青年愣了一下,不以为意地把双手交叉在脑后笑了出来。

“看来你不记得我了啊!是我啊,大山临,就是小时候……那个,对你做过不好的事情的那个。”说到最后他声音低了下去,也有了几分愧疚的神色。

“啊!原来是你!”勇利终于想了起来,就是那个拿石头砸破他额头的小孩!

青年弯了下腰讪笑着,说道:“那时候不懂事,希望你别介意……”

勇利其实还真没想到他会主动找自己搭话,虽然随着他渐渐长大,邻里对他的态度也从害怕和排斥变成了漠视,但是像这样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的交谈还是几乎没遇到过的。

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也开始逐渐被家乡的人们所接受了呢?

勇利这样想着,心里忽然变得轻松一点了,他对青年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没关系,我早就不在意了。”

青年看着他的笑容愣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了,像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一般。

他走了过来,站在勇利半米处,跟他聊了起来。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你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以前吧……其实大家都挺怕你的,不仅仅是因为……还因为你没有正常人会有的情绪,现在看来,你的表情好多了呢!”

勇利对他笑了一下,说道:“人总是会长大的嘛,以前不懂的东西,现在也都明白了。”

“说的也是。”青年也笑了出来。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儿,青年不经意间问道:“听说你结婚了?现在生活还好吧?”

勇利点了点头,想起丈夫和两个儿子,脸上浮现出了温柔的神色。

“挺好的,两个儿子也很可爱,他……”想起维克托,他心里还是有一丝隐痛,但是他还是笑了出来。“我丈夫对我也很好。”

“那就好!我心里总算也是得到些安慰了。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青年的表情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因为我当时的举动对你造成了伤害,对不起!”

他突然鞠了一个90°的躬。

勇利吓了一跳,赶紧摆手,说道:“快别这样!真的没事的我没放在心上,你不用这样的!”

青年直起了腰,看着勇利无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有意思,如果当年我们能成为朋友该多好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青年向他挥手道别了。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勇利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就像一口憋了很久的气终于长出出来一样。

他看着夕阳渐沉的海面,心里想着:如果维克托在的话该多好啊,可以跟他分享一下现在的心情了。

“勇利!”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不可置信地僵住了,心想,难道自己这是因为思念过度而幻听了?

“勇利!”又一声焦急的呼唤打破了他的想法,他猛地回头一看,维克托正站在离他大概十米远的桥上看着他,他抓着栏杆,一副急不可耐想要冲过来的表情。

“维克托……”勇利睁大了眼睛,喃喃地念出了丈夫的名字。

维克托的表情也是十分激动,他直接从五米高的桥上跳了下来!

还没等勇利惊呼出声,他的背后突然展开了一对巨大的深灰色接近黑色的双翼,扇动了几下,瞬间到了他的面前!

勇利仰头看着他,维克托张开双臂向他伸出了手,他身后的双翼就像堕天使的翅膀一样,使这一幕染上了神话一般的色彩。

勇利怔怔地看着他,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他的神话,就这样降临到了他的身边。

03 Jun 2017
 
评论(69)
 
热度(546)
© 小池不写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