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是个Alpha?!(一)

阅读前请注意:

1.这是一篇设定奇葩的文!CP是BA,即Beta维克托XAlpha勇利,但还是维勇而不是勇维!

2.有私设,有OOC。

3.因为导演穷没有钱雇新演员,所以在《暗夜》中跑龙套的炮灰也可能在本文中出现。

4.应该是短篇。

第一章

  人生赢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有个挥之不去的烦恼。

  之所以说他是人生赢家是因为他是花滑界无人不知的风云传奇,在获得大奖赛五连冠之后又和他的学生胜生勇利一起登上了领奖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戴着银牌和他的冠军激烈地热吻,闪瞎了一堆观众的狗眼。

  这也是他被很多人嫉妒羡慕恨的理由之一——他拥有当今花滑界最有魅力的Omega,胜生勇利。

  维克托本身是个Beta,但他从没有因自己这样的身份而自卑丧气过,反而很庆幸自己不是Alpha,因为众所周知花滑是属于Beta和Omega的艺术性强的运动,而动不动就身高两米以上的五大三粗的Alpha的确不适合。而且Beta和Omega所特有的对美和艺术的感悟和身体的柔软性也让他们在这方面更有天赋,渐渐的,花滑界就变成了Beta和Omega的天下。

  维克托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因为年龄原因,他在和自己的学生勇利同台竞技一年之后就心满意足地退役了,专心地当起了恋人的教练。

  没错,勇利既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亲密恋人,这个可爱的Omega让他迷恋得神魂颠倒不可自拔,但对方好像经常没这个自觉,在被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着吻上去的时候还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不过这点也很可爱!勇利不管怎样都可爱!

 这样看来,像维克托这样事业有成、恋人在怀、容貌俊美、身家富有的人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但是有一件事让他从赢家变成了彻底的输家。

  ——他的可爱的Omega始终不肯接受他的求婚!

  天呐!他们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连床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了,但勇利就是不松口!他热烈而诚挚求了整整两年,仍然没能打动对方!

  已到而立之年的前花滑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其实严格来说勇利也没有拒绝他,只是在听到他充满爱意和期盼的求婚后,脸上露出了非常为难的表情,吞吞吐吐地小声说:“维克托……我们能不能……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

  维克托的表情僵住了,整颗心拔凉拔凉的。

  “为什么?勇利不爱我吗?”

  “不是!我……我……只是还、还没做好那个准备而已……”勇利看上去也很纠结,眼眸深处甚至还隐藏了深深的难过。

  维克托松了一口气,虽然失望,但是他也不想逼迫对方,就给时间让勇利慢慢考虑和接受了。

  这一考虑,就考虑了两年。

  维克托快崩溃了。

  在这两年期间他求了无数次婚,都被勇利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糊弄过去了,真的糊弄不了的时候就咬着下唇委屈地看着他,一副被逼得没办法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维克托总是对这样的他没辙,然后又不了了之了。

  终于有一天维克托发火了,连勇利可怜兮兮的表情都没办法动摇他——好吧是稍微动摇了一下,但又马上坚定了决心,拍着桌子对他大吼:“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结婚!今天非要给我一个理由!不然你就别想上滑冰场!”

  然后他看到勇利的脸色变了。

  感觉自己还没滑冰重要的维克托十分想哭。

  但还没等他哭出来,勇利就先哭了,把维克托吓了一跳。

  可怜的Omega一边哭一边抹眼泪,抽泣哽咽的声音简直让维克托心尖都发颤了。

  “对不起……我不能……我实在不能……”

  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中有着极其浓重的难过和痛苦。

  维克托立刻心疼得要命,抱着他柔声哄起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Omega是个小哭包,比赛前紧张时会哭,发挥得不好会哭,发挥得太出色了拿了冠军也会哭。还有次他不得不回俄罗斯参加比赛,而勇利得留在日本比赛没办法跟他一起走,在机场给他送行的时候勇利拉着他的衣角死活无法松手,哭得眼睛都红了。等两人分别拿了国内的冠军再次在机场见面的时候勇利扑在他怀里哭得跟几年没见面了一样。

  Omega大都心思敏感纤细脆弱,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所以维克托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他从没见过勇利哭得这么压抑和伤心。

  勇利一哭他也难受,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他哄好了,之后短期内他不敢再提结婚的事情了。

  简直心累啊!

  他实在不知道勇利为什么不答应他的求婚,他能感觉得出来对方也深爱着自己,但是为什么就是不答应呢?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勇利会不会是嫌弃他是个Beta而不是Alpha?!

  顿时一个晴天霹雳当头劈了下来。

  虽然他觉得Beta的身份挺好的,方便又轻松,但如果勇利不满意的话——

  那他就拿枪去逼着科研院的老家伙们开发出转换性别的药!

  可怜的前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要被自己的猜测逼疯了。

  但是他又不敢直接去问勇利这个问题,万一他的Omega的回答是:“没错,我还是喜欢Alpha,所以我们分手吧!”那他一定会难过得心碎而死的……

  被这个猜测伤得心痛不已的维克托哭丧着一张脸去找他的学生求安慰求抚摸去了,然后得到了一个摸不着头脑不明状况的勇利。

  突然被打断了练习被一把抱在怀中的勇利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教练用一脸受伤的表情大喊:“勇利不要离开我!我死也不会把你让给别人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维克托……”勇利无可奈何地说道。

  其实即使维克托不说,他也能隐约猜到他的心思。

  现年26岁,日本的花滑王牌选手,也是世界冠军的胜生勇利,有一个令他揪心不已的烦恼。

  他的亲爱的Beta教练,他崇拜和暗恋了十几年的偶像,同时也是他的亲密恋人,在这两年间时常向他求婚,虽然很想哭着笑着说“我愿意”,但事实上他只能一直逃避,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维克托失望和低落的表情。

  他的确很想和维克托结婚,但是——

  他并不是维克托以为的Omega,而是个Alpha啊!而且是个患有信息素缺失症的,可以说是“残疾人”的Alpha!

  在当初被医生告知他的发育障碍让他无法使任何Omega或者是Beta怀孕的时候,他心里就想着:完了,肯定没有人愿意嫁给我了。

  在遇到维克托,和他相识相知相爱之后,维克托热烈地向他求婚的时候,他心里想:原来没人嫁给我反而是有人想娶我……但是我是个残疾的Alpha啊!维克托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失望的!

  他知道维克托把自己当成了Omega,毕竟花滑这项运动是Beta和Omega的特长,而他虽然信息素很淡但是还是会被人闻到的,即使身为Beta的维克托感受不出来,也总会有别人告诉他——他的师弟Omega尤里奥就曾经说过:“猪排饭唯一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蠢的就是信息素了。”

  在被维克托十分感兴趣地问勇利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时,尤里奥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还凑上来认真地闻了闻,有点不确定地说:“就像是……阳光的味道?妈的这个比喻还真恶心!反正就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味道!”

  闻不到信息素的维克托感觉很受伤。

  而那也是他第一次痛恨自己不是Alpha。

  其实在尤里奥说到他的信息素的时候勇利浑身寒毛都要竖起来了,生怕被他发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

  毕竟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一般情况下不会让人认错。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信息素。

  正常的Alpha信息素霸道而强大,会给人一种震慑和威压感,但是他因为信息素缺失症,给人的感觉就是温和无害甚至有些软绵绵的,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可爱的Omega。

  曾经把勇利认为是Omega并差点进行追求的青梅竹马的Alpha西郡表示心累得不想说话。

  其实维克托也不是没怀疑过他的性别,有天他貌似不经意地问道:“怎么从没见勇利有过发情期?”

  正在换衣服准备上冰场的勇利立刻僵住了。

  发情期?那种东西只有Omega会有,他一个Alpha只会被动发情不会像Omega那样每个月主动发情啊!

  他能这么说吗?

  “那是因为我还没遇上信息素跟我相符的Omega发情所以不会主动发情啦!”

  怎么可能!

  于是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发育比较迟缓,现在还没到发情期……”

  对Omega了解不多的维克托很轻易就接受了这个解释。

  也的确有Omega是这种特殊情况,在人均寿命达到200岁的今天,20多岁只能算是青少年,还没到发情期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这样勇利又逃过了一劫。

  按理来说就算表面上看不出来,那上床的时候总会发现的吧?Alpha和Omega怎么可能一样!

  ……但维克托还真的没发现。

  那天是特殊情况,比赛过后勇利被动发情了——因为比赛中有个Omega看他的表演太激动了导致提前发情——不想拥抱任何Omega的勇利就勾引了维克托。

  没错,虽然让人很不好意思,但那的确是有意勾引,当任何一个人看到喜欢的人脸色嫣红,喘息着用带着潋滟水光的眼睛看着自己,用甜蜜而诱惑的声音轻颤着喊着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都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吧?

  “维克托……我好难受……帮我……”

  维克托大脑中的那根弦嘣地一声断裂了。

  然后他们在反锁的休息室里干了个爽。

  做完后维克托丝毫没有怀疑,反而坚定了勇利就是个Omega的想法。

  ——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太诱人了啊!被做得爽到哭!这么可爱的反应不是Omega还会是什么!如果勇利不是Omega他就吞冰刀!

  于是勇利更加不敢说出真相了。

  开了荤的两人都非常喜欢这项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运动,时间条件允许的话就会去床上滚一滚,但也会克制一些免得影响勇利练习。

  在两人蜜里调油的日常中,对彼此的感情也愈发深厚,有次做完后维克托抱着勇利抚摸着他的小腹半开玩笑地说道:“都做了这么多次了,如果不带套的话是不是勇利都已经怀上了?”

  勇利本来红润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了。

  真的是一下就惨白如纸,吓得维克托以为他生病了抱起他就想去医院,结果当然是被阻止了。

  “我没事!只是、只是有点……害怕……”勇利艰难地说着。

  害怕维克托发现真相后会生气失望,因为他是绝对不可能怀孕生子的。

  维克托一愣,然后觉得自己明白了,毕竟生孩子是很痛苦的事情,有不少Omega的确害怕这个非常折磨人的过程。

  他立刻安慰起勇利来了,说:“勇利不用怕,要是真的不想生的话可以做试管婴儿然后利用人工子宫培育啊,这样勇利就根本不用受苦了!”

  勇利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敢看他,只是小小地“嗯”了一声。

  他十分想哭。

  以后到底要怎么告诉维克托他不是个Omega而是个信息素残缺的Alpha啊!

29 Apr 2017
 
评论(97)
 
热度(1074)
© 小池不写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