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十八章)

本章中有老熟人客串。不不不,不是伊普斯特!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披着地球人皮囊的异形谈恋爱的温馨(可怕?)小故事。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十八章

虽然这次惊吓事件并没有对勇利造成什么人身伤害,但维克托还是突然被敲醒了警钟,开始担心起来了。

森特斯这个城市并不简单,他所查出来的非地球种族就有17人,还不包括那些隐匿了行踪没被发现的,而这17人中也有威胁性很高的种族,甚至有战斗力仅次于宜卡兰多星人的沃夫曼人!如果勇利面对的是这样的人,那他估计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仅如此,万一有地球人也想伤害勇利……

维克托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恨不得把勇利系在身上一刻都不分开!

但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而且勇利也绝对不会同意这个荒唐的想法,他只好换了个方式。

于是等第二天早上勇利下楼去丢垃圾的时候,他刚一出现,一堆身穿黑西装,看上去非常像杀气腾腾的黑社会的彪形大汉就齐刷刷地对他行注目礼。

他立刻吓呆了。

手一松,垃圾袋掉在了地上,他也顾不得这个了,转身狂奔上楼。

“披披披披披集!我们被包围了!”他一口气跑上三楼冲进事务所对着好友大喊道。

披集和他的仓鼠都惊呆了。

“包围?什么意思?被谁包围了?”

“一群像黑社会一样的人!也可能是FBI?会不会是我们什么时候惹上了仇家?”勇利六神无主地猜测着。

“不可能吧?我们这小打小闹怎么会值得别人专门来对付我们?”披集赶紧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一看,顿时也要吓尿了。

十几名黑西装猛汉——其中还有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正三三两两地分散在楼下巡逻,路过的行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他们突然掏出一把枪把自己突突突了。

看着这阵势,披集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

他扶着窗棱虚弱地说道:“难道我们真的摊上大事了?你确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啊,一下去就被他们死死地盯着看,都快吓死我了……”勇利哆嗦着回道。

两人惊恐地看了下对方,然后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他们抖了一会儿,披集试探地提议道:“或许我们该向你那神通广大的男朋友求助,他应该能帮我们!”

勇利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怔怔的,轻声低语道:“维克托啊……”

他只要一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维克托心中另有其人,就心脏隐隐作痛,呼吸都不顺畅了。

披集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不由奇怪地问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勇利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准备给维克托打电话。

“你说的没错,我还是告诉下维克托吧。”

只是他号码还没拨出去,手机就先响了起来,他一看屏幕,正巧是维克托打来的。

按了接通,那个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了。

“勇利,刚才忘记跟你说了,我派了两队保镖去你事务所周围保护你的安全,看到他们的话不要怕,那些都是我的下属哦~”

“什么?”勇利一激动差点把窗帘扯掉,不可思议地问道:“竟然是你搞的鬼?你在想什么啊维克托!快把他们撤走吧!”

旁边的披集听着他的话一脸懵逼,连连问:“怎么了怎么了?是维克托让他们来的?”

勇利悲催地点了点头,充满歉意地看了好友一眼,听到手机传来的话后就更生气了。

“不行!他们得保护勇利,不能撤走!”

“维克托,你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我根本不用别人保护好吗?”勇利叹了口气,努力地想说服他。“而且你这一大堆人在事务所下来来回回,谁还敢来上门委托我们工作?吓都吓跑了!”

“没关系,我养你!”维克托答得飞快。

勇利按住额头,拼命想压下自己的无奈和怒气,还没平复心情就听到维克托又加了一句:“我的钱够多,养一百个勇利都没问题!”

勇利攒了一肚子气,听到这话突然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泄气了,有些哭笑不得。

“你当我会有丝分裂?让他们走吧,我这里很安全,从没出过什么事,如果是因为昨天我和尤里的恶作剧让你担心的话我很抱歉,不过真的没事的,放心吧维克托。”

“不!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险恶!我不能让你面对这些!”维克托的声音异常认真,听上去根本不像在开玩笑,但是内容却让勇利一头黑线。

“你是不是看电视剧看多了?我就一普通人谁会来针对我啊?”

“勇利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我不敢冒这个风险。”维克托极具磁性的声音深情而严肃,像电流一样从他的耳朵蹿入大脑再蹿到后脑勺,顺着脊椎瞬间流遍全身。

勇利脸红了。

他握着手机感动得一塌糊涂,完全忘了他刚才其实想对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发火的事实。

他的眼中闪烁着柔和感性的光芒,然后坚定而果断地拒绝了他。

“别闹,如果事务所是我一个人开的话你想怎么折腾都行,但这也是披集的工作场所,你的行为已经给我的好友造成了麻烦,这样是不对的,你也要考虑下别人的心情啊!”

“哎……怎么这样,勇利~”

“别撒娇,我不吃这一套。”勇利冷酷无情地说。

他很庆幸现在是用手机通话,如果面对面的话,他还真保证不了自己不会屈服。

维克托总有办法让他心软,而他也总拿这个男人没办法。

“我是担心勇利啊,勇利都不理解我!”维克托的声音变得委屈了起来。

“那你能不能理解下我的心情?”勇利扶额叹息,觉得很心累。“你让我觉得很对不起披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他因为我的原因感到困扰。”

在一旁抱着仓鼠玩的披集则惊恐地看着他。

他刚才看着好友从怒气冲冲地跟男朋友通话到现在打情骂俏,本来以为没事了,没想到话题突然转到他身上来了!这是想要他死啊!

“不不不勇利求你别拿我当挡箭牌我还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呢!”他崩溃地大喊。

勇利:“……”

还能不能行了,身为好友为什么要互相拆台?

披集的喊声通过手机传到了那边,维克托果然又理直气壮起来了,勇利头疼地跟他拉锯战一般地争论了快半个小时,终于让他做出了一丢丢让步——让那些人偷偷保护,不要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吓到他们的顾客。

勇利站在窗边往下面看了一下,那些保镖通过耳机接到了指示,很快上了两辆车,并把车开到了不会引人注意的位置。

……行吧,至少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只不过这种被监视的感觉真是让人好不自在啊……

他摇了摇头,决定就当他们不存在。今天要完成的是小胖子送情书的委托,他也该去做准备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变好身型后穿好衣服,背上小书包,跟披集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准备出门,却又被他两眼发光地扑上来揉了一通,最终气呼呼地跑走了。

变成六岁孩子的勇利挪着小短腿小心地下楼,免得还不习惯这个身型突然滚了下去,那就悲剧了。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探出个小脑袋看了下周围,觉得那些人应该没注意自己,就大着胆子走了出来,果然他们没什么动静,顿时有些得意起来了。

这栋楼里除了他们的事务所还有别的门店,一个小孩肯定不会引起谁的注意。

此时保镖小队的总队长约瑟夫正在向维克托汇报情况。

“BOSS,有个小孩走出来了,其他情况一切正常。”

“小孩?”维克托本来想说那就别管了,但是突然话在嘴边一转,变成了:“什么样的小孩?”

“大概五六岁大,黑色头发,看上去是亚裔,还挺可爱的。”约瑟夫看着他背着小书包一扭一扭地跑走的身影,老老实实地回答。

维克托一拍脑门,这小混蛋果然用了这招!

“跟上去!悄悄地跟着别让他发现,一定要保护他的安全!”

“是!”

勇利还不知道自己被悄悄跟踪了,他乘着公交车来到了小胖子的学校,这时已经上课了,他趁看门大爷一个没注意溜了进去,迈着小短腿去寻找那个女生所在的班级去了。

约瑟夫这下可有点头疼了,他们当然进不去学校,下了车在校门前观望了一会儿,那大爷警惕地看着他们,手里抓着电话一副马上要报警的样子。

“BOSS!那小孩进校园了我们进不去!……不不大爷你别激动,我们不是坏人也不是绑架犯,只是想等人出来而已……别啊你别拿扫帚啊!小心闪了腰啊大爷!不!也别报警!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维克托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沉默了。

他开始怀疑自己把这个人暂时提升为总队长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要不是原来的得力保镖格列布最近去养伤了,他怎么会把这个看上去眼熟的年轻人放到这个位置上!感觉一点都不靠谱啊!

“暂时离开,等他出来,然后把人带到我这,记住一定要小心不能伤到他一根寒毛!”他命令道。

“是!……大爷你别催了,我们这就走了!”

勇利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了四年级A班,里面还在上课,他踮起脚尖看了一会儿,没找到小胖子所描述的那个女生,只好等他们下课再说了。

在蹲着无聊地数蚂蚁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紧拿出来一看,是维克托,反射性地按了接通,听到他在问:“勇利?你现在在哪呢?”

勇利刚想回答,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还是小孩的身体,立刻捂住了嘴。

那边维克托得不到他的回答,好像疑惑地又问了一句:“勇利?你在听吗?”

勇利想挂断电话又不舍得,只好轻轻地嗯了一声。

维克托听着他那小奶腔差点笑了出来,赶紧假咳了一下,装作担心地问:“你不舒服吗?怎么不说话?”

勇利想回答他又怕暴露声音,急得头上都要冒汗了,在他的再三催促下干脆心一横说道:“勇利叔叔去上厕所啦,让我先帮忙听电话!”

维克托被他的这奶声奶气的小嗓门萌得心里一颤,然后憋笑憋得浑身颤抖。他努力保持着平静说道:“那好吧,等下我再打电话,谢谢你哦~”

“不用谢,叔叔再见!”勇利不等他回应就赶紧按掉了通话。

被叫作“叔叔”的维克托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脸红了。

勇利叫他“叔叔”……怎、怎么回事,竟然还挺带感!

好像有点兴奋起来了呢……

不行不行,要冷静要冷静。

他抹了一把脸,拨通了内线电话吩咐秘书去准备小孩子喜欢吃的蛋糕和饮料,然后开始内心欢呼雀跃地等待下属把小勇利带过来了。

儿童形态的勇利啊……一定非常可爱!太期待了!

他痴痴地笑了出来,手边的企划案简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一直在脑海中幻想勇利小时候的样子,越想越激动,干脆把企划案丢到一边,站起身来转了几圈,甚至都有种想飞过去看他的冲动,但又被他努力抑制下去了,他可没法解释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在维克托坐立不安的时候,勇利终于等到了下课,他拉住一个女孩的袖子怯生生地说:“姐姐,可以帮忙叫下詹妮弗姐姐吗?我有事找她……”

女孩“哎呀”了一声,摸着他的头欣喜地说道:“这是谁家小孩啊,真可爱!你等着,我马上叫她!”

然后她立刻大声叫出了那个女孩的名字,很快一个长相清秀漂亮的棕发女孩走了过来,虽然年龄尚小,但已经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了。

勇利从小书包中拿出粉色的情书,双手递给了詹妮弗,眨巴着眼睛说道:“这是一个哥哥让我送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能接受他的心意~”

詹妮弗接过了情书,脸颊染上了粉色,羞涩地说道:“谢谢你……”

旁边围观的女生都兴奋了起来,尖叫了一会儿后催着她打开,勇利见没人注意他了,就想悄悄溜走,结果被刚才替他叫人的那个女孩拉住了,然后就是又捏脸蛋又揉头发的,其他女生一看也蠢蠢欲动地伸出了罪恶之手,勇利被一堆人围着“蹂躏”,简直想哭。

为什么这些小孩子会这么可怕啊!

最后他拼命挣扎了出来,眼泪汪汪地逃跑了,头发被揉得乱糟糟的,脸蛋也被捏红了,还被狠狠地亲了几口,如果不是他拼命阻止估计都有人要亲到嘴唇上了!

那可不行,那是维克托的特权!

他从校门溜了出来,没跑多远就被一群“黑衣大汉”拦住了。

他警惕地看着在楼下见到的那些保镖,虽然知道他们是维克托派来的,但身体变小之后孤零零地一个人仰头望着这群彪形大汉,他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咳,小朋友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BOSS想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约瑟夫走到他跟前,弯下腰尽量和颜悦色地说道,然而说话内容跟绑架犯没什么两样。

勇利愣了一下,维克托想见他?为什么?他为什么想见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难道……

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这个猜想让他汗毛倒立,整个人都吓坏了。

难道维克托知道这个小孩就是他变的?他知道胜生勇利的秘密了?

他顿时吓懵了。

约瑟夫看着一脸惊吓表情的小孩,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把手机放到他耳边柔声哄道:“别害怕,BOSS想跟你说几句话。”

勇利哆嗦着接过了手机,听到维克托说:“你勇利叔叔有事让我帮忙照看你,跟着你面前的那些人来吧,叔叔这边有好吃的蛋糕哦~”

勇利:“……!!!”

维克托你这个骗子在胡说什么呢!我哪有说过那话!

18 Jun 2017
 
评论(75)
 
热度(549)
© 小池不写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