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十四章)

今天不怕修仙,因为白天睡的够多了!(强行借口)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披着地球人皮囊的异形谈恋爱的温馨(可怕?)小故事。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十四章

维克托无比庆幸勇利不记得昨晚两个人都变回本体的事情,而且他也及时地在勇利醒来之前把自己被揪掉的小绒毛偷偷地处理掉了,不然如果被发现了,可能现在他就不能在餍足后还能抱着他可爱得令人心醉的Omega一起在宽大的浴缸里泡澡,而是跟上次一样孤零零地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独自品味被人用完就丢的苦涩。

想想就让人心碎!

不过现在他觉得非常幸福,勇利很放松地坐在他身前,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双手环过勇利的腰把他拥在怀中,他的长腿还时不时地跟对方光滑的双腿相触碰,营造出一种亲昵而温馨的氛围。

勇利双手掬起一捧清澈的水,让它们慢慢地从掌心中溜走,滴落在水面上,发出了轻轻的沥沥声。

这声音就像叮咚的琴声一般在维克托的心上跳跃,他伸出手去包住了勇利比他小一号的手,轻柔地摩挲着他的手背,然后缓缓地十指相交。

勇利看着两人纠缠的手指笑了出来,回过头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吻,然后饶有兴趣地玩起两人的手指来。

他的指尖抚过那枚金色的戒指,就像抚在了维克托的心上。

温柔而轻巧的,似是毫不在意又似多情而深情的抚摸。

维克托同时感到了潺潺的幸福和滴答的不安。

万一……万一勇利还记得昨天的事,那他们之间会怎么样呢?

勇利会因为害怕和恐惧而彻底离开他吗?

当然他有能力再把逃跑的勇利找出来,就像上次一样,但是他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地放松而安心地躺在他的怀抱中,用亲吻来诉说他的喜欢,用亲昵的小动作来表示他的开心了吧?

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勇利畏惧而抗拒的眼神,那样会让他心碎。

越是喜欢,越是幸福,就越感到不安。

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都被收回了,那——

他把额头放在勇利的肩膀上,心脏仿佛被一点点地揪紧,直到感到了一阵窒息。

“维克托?你怎么了?”勇利奇怪地转头看着他的银发,感到他似乎有点不对劲。

“如果……我有事情瞒着勇利,你会原谅我吗?”勇利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低低的嗓音,像是在忍耐什么,又像是恐惧什么。

他想了一下,不知道维克托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就要看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啊,如果是脚踩几条船的话肯定是不会原谅你的。”勇利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故意开玩笑说道。

“当然不是!”维克托终于把头抬起来了,赶紧为自己辩解道:“我只有勇利一个!我说的瞒着的是……比如说身份之类的?”

“难道你是黑手党?间谍?还是什么奇怪的宗教分子?”勇利立刻大开脑洞了。

“都不是啦……”维克托丧气地抱着他,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

“其实我是某个王室的后裔,按理来说是那个地方的下一任帝王吧……”

“噗哈哈哈哈!”勇利忍不住笑出来了,肩膀抖得维克托不得不抬起了下巴,有些懊恼地看着哈哈大笑的勇利。

“勇利!”

“哈哈哈……呃对不起,我没、没想到维克托也喜欢看那些狗血电视剧啊,感觉好不搭哈哈哈哈!”

就知道他不会相信。

维克托捏着笑个不停的勇利的脸颊,惩罚似地往两边拉。

“好、好吧……窝错了……”勇利口齿不清地求饶,维克托这才揉揉他的脸放过了他。

“维克托很厉害啊!”勇利靠在他的胸膛上转过头去看着他,棕红色的眼眸中满是笑意和认真的神色。

“‘商界的帝王’,大家不都这样说吗?好多人都非常憧憬和崇拜你,甚至把你当成传奇一样的存在呢。”

维克托吻了下他的侧脸,问道:“那勇利呢?也崇拜我吗?”

“是啊,在我心里维克托是最厉害的。”勇利笑着在他脖子间蹭了蹭。

维克托满意了,再多的称赞和荣耀都比不上心上人的一句话。

他们腻歪到快十点才回到了事务所,在披集被狗粮塞得噎到的目光中依依不舍地道别,然后愉快地定下了晚上的约会。

哦不是约会,勇利坚持说那只是“吃饭”!

“吃着吃着就滚到床上的那种?”披集斜着眼看他。

勇利红着脸眼神飘忽,就是不看他。

“你知道我昨天等你带好吃的等到几点吗!还有今天早上,我差点就跟吉米抢鼠粮了!”披集悲愤地说道。

“我给你带了啊……墨西哥香辣鸡肉卷,只不过忘在车上了,过了一夜就……馊了……”勇利弱弱地解释道。

披集心痛的表情像错过了一个亿。

“你走吧,我没有你这样的好友!”

这时吉米竟然也吱吱吱吱叫了几声,像也在指责勇利见色忘义一样。

勇利囧着一张脸看着站在同一战线的人和鼠,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晚上我不需要给谁带东西了,嗯还省钱了呢。”

“不——!勇利我错了!求带求投喂!”披集立刻变了脸色,殷切地看着他改口说道。

于是勇利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在两人抓心挠肺地等待傍晚到来的期间,下午三点事务所迎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

“写……情书?”披集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估计还不到十岁的小胖子,对方严肃地点了点头。

现在的小孩子不好好学习都在想什么呢!他在心里怒吼。

“你确定让我们两个大男人帮你向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小朋友写情书?”他怀疑地又确认了一遍。

小胖子的表情变得不耐烦起来了。

“就说你们能不能接这个委托吧!小爷我有的是钱!”小胖子挺了挺胸,骄傲地说道,凸出的小肚子把桌子顶得往前挪了一点。

呵呵,可别拿几块几块的零花钱来糊弄人啊小朋友。

披集在心里冷漠地吐槽着,脸上却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小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事务所的收费还是比较高的,跟你们学校的小卖部还是不……一……样……的……”

披集说着说着看到小胖子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叠钱,啪地一声摔在了桌面上,顿时眼睛都直了。

要命啦!现在的小孩都是这么有钱的吗?拿这么多现金家长难道放心吗!

“都跟你说了!小爷有钱!废话那么多!”小胖子从鼻子中发出了一声气音,抬着重下巴说道。

披集默默地看了一眼好友,勇利此刻正不由自主地沉浸在跟维克托相处的回忆中傻笑。

得,这不是有现成的题材吗?让一个陷入恋爱的人来写情书应该挺简单的吧?

这样一想,披集就爽快地点头接下了这个委托。

小胖子在临走之前威胁道:“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一定要在她生日之前写好!如果我看了不满意的话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这小屁孩真糟心。

披集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笑着点头说道:“一定一定!我们办事你放心!”

等小胖子走了之后,披集摇醒傻笑的好友,然后两人一起咬着笔杆子犯愁了。

“你不是正在跟男朋友打得火热吗?写封情书还不容易?”披集用中性笔敲了下勇利的头。

“但是我从来没写过情书啊!鬼知道要怎么写!”勇利趴在桌面上恹恹地说。

“就当是把你想对维克托说的话写出来啊!给他写一封情书!”

勇利想了一会儿,脸慢慢地红了。

“说……说不出来……用语言太难表达了!”

“呵呵,所以你就用身体表达了。”披集冷漠脸。

“披集!”勇利红着脸大喊着好友的名字,对方不为所动地摊了下手耸耸肩。

插科打诨并不能帮他们什么忙,于是两人继续苦思冥想。

等披集好不容易用蹩脚的文法憋出来两句诗不诗,歌不歌的东西后,他瞥了一眼勇利的本子,惊讶地发现上面写了一堆“维克托”。

“勇利!我是让你写情书不是罚抄你写一百遍男朋友的名字!”他握住正在神游的好友的肩膀使劲摇晃。

“啊?啊……我错了。”勇利低下头乖乖认错。

“就让你给维克托写一封情书到底有多难!”披集痛心疾首。

“我……我试试吧。”勇利握紧了笔,声如蚊讷地害羞着说道。

然后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又红了脸,咬着嘴唇写了几句,再赶紧划掉,又写几句,再趴在桌面上难为情一会儿,继续划掉……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本子上面一堆黑色的污迹,连一句话都没能写出来。

披集对他绝望了。

“你说!为什么写不出来!”

勇利捂着脸耳朵发红,放弃地说道:“因为实在是太羞耻了啊!只要一想对维克托说那些话我就……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不行我真的不行,你放过我吧……”

“平时给我塞狗粮塞得那么心安理得现在跟我说羞耻……”披集也很绝望。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又振作了起来,想到了另个方法。

“你把维克托对你说过的情话写下来不就得了!”

勇利绞着手指想了一会儿,然后果断拒绝了。

“为什么?”

“因为那是维克托对我说的,只属于我的!”他答得理直气壮。

披集抹了一把脸,有种跳楼的冲动。

最后两人放弃思考了,打开手机搜索各种歌词和诗句,终于在两个小时后东拼西凑出了一篇东西。

披集抖着那张纸看着“你的微笑是清晨的玫瑰 是悄然飞过我心头的飞鸟”“流年已逝 我一定会和你在别处相遇”“当我坠入爱河 一切将成为永恒”等等的句子,用怀疑的语气说:“这真的适合给小学生看吗?她能看得懂吗?”

“别管了……反正别想让我再写一句了。”被这封情书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勇利靠在沙发上说道。

“说的也是,等明天让那小胖子过来看看吧,不行了再说。”披集也加入了“躺尸”行列中,两人放空大脑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披集突然冒出了一句。

“它如影如随,一直缠绕在我的心上……”勇利顺口接了一句刚才查到的歌词。

“……”披集沉默了。

“……”勇利也尴尬地沉默了。

这时事务所的门被人敲了几下后推开了,高大的银发男人笑着向勇利张开了怀抱。

“勇利!”

披集能清楚地看到勇利的眼中瞬间迸发出了明亮的光彩,他从沙发上蹦起来,快步跑了过去,带着开心的笑容扑进了男人的怀抱。

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然后勇利向好友挥手告别了。

“披集晚会儿见!我会给你带好吃的,敬请期待吧~”

然后不等披集回应他就看向了维克托,然后被他搂着一起出门了。

披集怔怔地坐了一会儿,向正在跑轮上疯狂奔跑的吉米问道:“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吉米沉迷跑轮没空理他。

而此刻或许能回答他的问题的好友正在跟男朋友讨论晚上的去处。

“今天能不能让我挑地点?有个地方想和维克托一起去,我请客!”勇利期待地看着他。

维克托有点惊讶,但也很开心,自然是答应了。

在勇利的指引下,两人开着车来到了一条熙熙攘攘的小吃街,现在天色未暗,已经有不少人来边逛边吃了,时不时能看到有人手上拿着各种小吃和同伴笑着聊天,讨论什么好吃或者不好吃。

“亚洲美食街?”维克托下了车,看着街道入口处的招牌上的几个字,然后笑了出来。“我还真的没来过这里呢!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勇利也下车后扫了一眼,开始有些担心了。

停车场的其他车都是奥迪、丰田、福特等等,维克托的劳斯莱斯简直就是鹤立鸡群,万一有人看着眼红,哪怕偷不走也搞点破坏……那就糟糕了!不是有说法叫“车是男人的老婆”吗?勇利觉得把自己卖了都没这个“老婆”值钱!

他把对车的担忧向维克托说了,维克托不在意地轻拍了车顶两下,笑着说:“没事,他们不敢。”

然后他就搂着勇利兴致勃勃地去探索小吃街了。

勇利还不放心,但很快也被维克托的问东问西拉走注意力了,也不知道在两人走后,一道无形的生物波屏障悄悄展开将劳斯莱斯笼罩住,就像一个牢不可破的保护伞一样……

既然是小吃街,面向的顾客大多是中低阶层的普通民众,也因此在这样的人群中,穿着昂贵的手工西装,俊美挺拔的维克托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维克托倒是不以为意,他早就习惯别人的视线了,但勇利还是觉得有些别扭,就像他以前穿着体恤衫和运动裤走进高档餐厅一样,现在的维克托的穿着也有种浓浓的违和感。

他当然不会觉得维克托不好,但是一些人的“这样的人也来小吃街”的嗤笑声还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当他自己被嘲笑的时候他会视若无物,但是如果被嘲笑的对象换成了维克托,他就一点都忍受不了。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对说闲话的情侣,对方自知理亏,脸上一红,转身匆匆地走掉了。

维克托注意到了这个小插曲,失笑地揉了下勇利的黑发。

然后他扯掉领带,脱下西装放在臂弯里夹着,把白衬衣解开了上面的三个扣子,笑眯眯地问勇利:“现在怎么样?”

怎么样?自然是帅了一脸。

穿着西装时的维克托英气逼人,现在休闲的打扮也有种别样的慵懒和迷人的风情。

勇利的眼睛闪闪发亮,红着脸颊回道:“很好看!维克托是最帅的!”

维克托顿时身心舒畅,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开始开开心心地逛街了。

作为“亚洲美食街”,这里自然有不同亚洲国家的各种小吃,两人尝试了日本的铜锣烧、章鱼小丸子和天妇罗,中国的烧烤和肉夹馍,印度的甜面球和越南粉……

因为怕美食太多胃的容量不够大,两人每样只买一份,然后一起快乐地分享品尝,经常是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然后两个人一起给吃过的东西作评价,五星好评的就记住名字和摊位,约定下次再来吃。关于评价两人偶尔也会有争执,你说五星我说三星各不让步,但最后都是相视一笑搂在一起继续去寻找下个美食了。

勇利还看到了捞金鱼的摊位,眼睛一亮拉着维克托过去,从没玩过这种游戏的维克托也非常感兴趣,但是当他拿着纸网和碗准备捞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只要他一蹲下来,金鱼就纷纷迅速游得远远的聚集到另一边,他不服气地转过去,金鱼又惊慌而逃。

维克托:“……”

勇利指着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维克托默默地看着惊惶的金鱼,差点把纸网捏断了。

其实他知道原因——金鱼敏感地感知到了他与众不同的强大生物波,恨不得逃出这小小的鱼池。

然而那个没有意识到这点的瑞库莱斯星人,还在对着他的天敌笑得开心。

也难怪他再也逃离不开。

维克托低头笑了一下,把纸网塞进了勇利的手里。

“既然你笑得这么厉害,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好啊!你等着惊讶吧!”勇利挽起袖子跃跃欲试。

维克托含笑着看着他专注的侧脸,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原来就这样能呆在勇利身边,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12 Jun 2017
 
评论(45)
 
热度(526)
© 小池不写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