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我的可爱的Omega竟然不是地球人?!(第十一章)

又修仙了……我错了!只是一写就想把这一章写完,手不听使唤停不下来啊!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披着地球人皮囊的异形谈恋爱的温馨(可怕?)小故事。

正文请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小片段1 番外小片段2 番外小片段3 番外小片段4 番外小片段5

第十一章

享用过一次令人愉快的晚餐后,两人谨遵“饱暖思淫欲”的宗旨去Love Hotel干了个爽——其实并没有,维克托没有忘记之前勇利说过的两人进展太快了,他现在还处于小心追求的阶段,不敢太急切把勇利吓跑了。

他开车把勇利送回了事务所,车停在了楼下,路灯带着橘色的暖意洒在黑色流畅的车身上,维克托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勇利,他棕红色的眼眸在灯光下仿佛带着隐隐流光,有一种不舍的情绪在他胸膛中升起,随着那流光在他心上缓缓流动。

他蔚蓝色的眼眸隐藏在阴影中,勇利则处于灯光下,表情自然而柔和,他侧过头对维克托说道:“谢谢你请我吃饭,真的很好吃,那个,现在我得回去了……”

维克托的喉结动了一下,一种无法言喻的渴望在他心中激荡,然而他只能努力抑制着,将所有心思和他的表情一起隐藏在黑夜中。

捕猎者的天性在催促他完全占有面前这个一无所知的Omega,但他的理智又在冷静地提醒他:不能操之过急。

迟早……迟早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

所以现在,还是先忍耐吧。

一个好的捕猎者要善于忍耐,这样才能享受最终的成功的喜悦和满足感。

“好的,很高兴你能喜欢,但是在回去之前,勇利是不是还应该对我说点什么?”他压下了渴望与冲动,放柔了声音对他说道。

勇利的一只手已经放在车门的把手上了,闻言转头不解地看着他,问:“说什么?”

“当然是说……晚安啊。”维克托解开了安全带,轻笑了一声,探过身去吻住了他。

唇齿交缠的时候品尝到了甜甜的味道,是因为勇利之前吃过布丁,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如此?他已经有点分不清了。

心中有欲望的猛兽似乎要咆哮而出,但是他自虐一般地生生压了下来,温柔地缠住了对方的舌尖,珍惜地舔舐吸允着,享受着对方的甜蜜。

这是他花了将近40年,找遍了18个星球,在几乎放弃希望,做好了孤独终老的最坏打算后终于出现的最适合他的伴侣,简直就像上天的恩赐一般,让他几乎不知道该怎样对待他,该怎样表达这份小心翼翼的珍视的心情。

想让他身心完全属于自己,也想得到他的全部,想得心脏都发疼了,但是仍得不动声色地谨慎地一步步地来,免得再把他吓跑了。

一吻结束后,维克托扶着勇利的座椅靠背在他面前看着他,半边身体进入了灯光的范围内,另一半仍处于黑暗之中。

蔚蓝色的眼眸像有魔力一样让勇利移不开眼,其中的温情和情愫让他的心脏重重地跳动了一下,然后心跳乱了节奏。

当被维克托这样看着的时候,估计没有人能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吧。他突然这样想到。

“晚安,勇利。”维克托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有些丧气地说道:“你还没下车,我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勇利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心里有种暖洋洋的情绪四处游动,他学着维克托的动作在他的额头上也回了一个吻,向他道别:“晚安,维克托。”

在维克托惊喜的目光中,他红着脸颊匆匆地打开了车门,小跑了几步,再回过头看了下那辆车,虽然在夜晚中都看不清维克托的表情了,但是他觉得那个男人仍然在看着自己,于是快速地挥了一下右手,转身跑上了楼梯。

——手里还没忘拎着两个打包的芒果牛奶布丁。

他噔噔噔地向楼上跑着,想到刚才自己大胆的举动心跳就一直缓不下来,但也有种窃喜的甜蜜感,让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着,眼睛闪着兴奋而明亮的光芒,像完成了一项自己也没想到能成功的任务一样。

他一口气跑到事务所门前,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努力调整了下面部表情使自己的嘴角不要上扬得太厉害,然后推开了门。

一进去就听到了披集痛苦的呻吟。

“吉米!我求你了吉米别在我肚子上跑圈!啊……感觉要吐出来了……”

他奇怪地问道:“披集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披集半死不活地看向门的方向,用死鱼眼冷漠地看着他。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要在他那边过夜了呢!”

勇利的脸直发烧,立刻反驳道:“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

脸上的热意还在上升,他赶紧转换了话题,拎起手上的盒子给好友看,说道:“这是我给你带的两个芒果牛奶布丁,特别好吃!要不要尝尝看?”

“别了,我内存已满,连水都喝不下去了。”披集有气无力地回道。

“怎么吃了那么多?”勇利走到他面前,把盒子放在桌面上,盯着他微鼓的肚子问道。

披集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还不是因为你!本来订了两人份的披萨,你倒好,跟别人花天酒地去了,我就悲愤地把披萨全吃了!然后就吃撑了!”

勇利囧着一张脸看着他,说:“也没必要全吃掉啊,可以放冰箱里当明天的早餐嘛。”

“我不会留给你这个机会的。”披集磨着牙说道。

勇利有些好笑,指着装有布丁的盒子说:“别生气啦,看我给你带回来的赔礼,你真的不尝尝吗?超级无敌好吃!”

“吃不下!”披集哼了一声把脸扭向另一边。

勇利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还是我吃掉吧,毕竟是出自菲利克斯餐厅的200多联邦币一个的奢侈品呢……”

“什么?!”披集猛地坐了起来,不顾肚子的饱胀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大喊道:“为什么会那么贵!我吃!给我!”

“你不是内存已满了吗?”勇利笑着说。

“……”披集痛苦地捂脸。

“好啦,这都是给你的,放到冰箱里明天再吃吧。”勇利不再逗他了,拎着盒子向冰箱走去。

“行吧……好想现在就尝尝200多联邦币的布丁到底是什么味儿啊——勇利!下次你再跟那个男人出去吃饭要给我带东西的话先告诉我一声,我好留出肚子吃啊!”

勇利正在往冰箱放布丁的手顿了一下,小声喃喃了一句:“还有下次?”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还能再见到维克托,他心里就涌上来了一种欣喜和期待感。

下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

当晚,他怀着这样的忐忑和期待进入了梦乡,估计昨天的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维克托的感觉有如此大的改观。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整个人神清气爽,昨晚休息得很好,虽然不记得做了什么梦但心里还有种非常轻松快乐的感觉,让他一清早就有了很好的心情。

在他和披集洗漱完毕,他拿着刚烤好的吐司往上面抹芝士的时候,事务所的门被敲响了。

“披集去开下门,我手上还拿着吃的呢。”他对好友说道。

“好勒!这么早会是谁啊……咦怎么有种似曾相识感?”披集一边嘟囔一边打开了门。

然后他知道了原因——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就是昨天早上也来过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

“您好!”披集一见他就想起之前的那个让他心尖发颤的眼神,下意识地就绷紧了神经。

见不是想念的勇利来开门,维克托有点失望,但也向他展开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微笑,说道:“你好。”

披集赶紧后退了几步,对还在认真涂芝士的勇利喊道:“勇利!你的维克托来了!”

勇利手上的吐司立刻掉到盘子里了。

维克托则是对勇利的这个很上道的室友挺满意,刚才的那句话他怎么听怎么觉得舒心。

勇利推开椅子小跑了过来,眼睛闪闪发亮。

“维克托!早上好!”

维克托看着他的开心表情忍不住搂住他在他的黑发上印下了一吻,笑着回道:“早上好,勇利。”

披集自动退得远远的免得被这两个人闪瞎狗眼。

“勇利好像在吃早餐?那我还没来迟,给你这个。”他把刚才拿着的一个白色印花的精美纸盒递给了他。

勇利打开一看,12个五颜六色的纸杯蛋糕静静地展现在面前。

精致而漂亮、颜色鲜艳、气味香甜诱人的小蛋糕。

看着闻着口水都要下来了。

“谢谢维克托!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勇利抱着盒子抬头对他笑道,不管是谁,看到美食心情总是会变好的,更何况是这个人送他的呢?

披集偷偷地伸长脖子往这边看。

“勇利喜欢就好。可惜我还得去上班,不能继续陪你了。”维克托遗憾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没关系啊,工作要紧,你赶紧去吧!”勇利看了下墙上的钟表,已经过了8点了,于是催促道。

“勇利是要赶我走吗?”维克托委屈地看着他。

勇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拿出一个点缀着蓝色奶油花朵的纸杯蛋糕塞到他手里,说道:“乖啊,去上班吧!”

就像哄不愿意去上学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维克托不依不饶地凑到他面前索吻,勇利红着脸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快速亲了一下,维克托这才罢休。

“晚上见,勇利!”银发的男人笑着向他挥手。

勇利没想到他把晚上也提前预定了,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晚上见,维克托!”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中之后,勇利带着笑意关上了门,抱着盒子放到了餐桌上,向躲在墙角的披集招呼道:“来吃蛋糕吧!”

披集很冷漠地回道:“不,我饱了。”

“你不是还没吃东西吗?”勇利奇怪地问他。

“吃你们的狗粮吃饱了。”

“……”

最终他们还是把11个小蛋糕消灭完了。

因为真的很好吃!

晚上的时候,披集看着好友满脸笑容地跟着维克托出门,突然有种“儿大不由娘”的心酸感。

“吉米啊,你以后可不能像勇利一样,有了老婆就不要娘啊!”他抚摸着仓鼠沧桑地感叹道。

然后觉得有点不对劲。

“维克托应该算是他老公吧?还有,谁是娘啊!”

他无聊到自己吐槽自己了。

虽然对于好友被别人夺走有过怨念,但是他很快就和勇利一起沦陷在敌人强大的糖衣炮弹攻势下了——两个吃货怎么能拒绝对方每天用美食投喂的诱惑呢?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变胖了。”勇利捏着自己变得柔软的小肚子说道。

看来得加紧锻炼了。他暗想道。

维克托也不会喜欢一个胖子的吧?

他突然有了种危机感。

“胖就胖吧,反正别想让我和美食分手!”披集十分坚定地握拳说道。

然后他意识到了事情的关键在勇利身上。

“勇利!你干脆嫁给他得了!”这样就能确保美食的来源了!

勇利把饭团抱枕砸在了他的头上。

“才认识不到两个星期啊!你想让我闪婚?”他抱怨道,脸却渐渐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维克托对你多好你自己也清楚,如果有人这样对我我分分钟就嫁了!”披集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你嫁吧!”

“不行,我怕你会吃醋。”披集贼笑道。

“……”

勇利红着脸夺回抱枕,把脸埋了进去。

“好吧……我的确会吃醋。”他用小得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道。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快一个月后,某天早晨,洗漱完毕期待投喂的两人没有等来往常的饲养员。

刚开始他们以为维克托堵车了,但时间渐渐过去,8点半,9点,10点……那个男人一直没有出现,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勇利开始不安起来了。

维克托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他担心地想着。

披集跟他的思路却不一样,他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富家少爷对这个游戏厌倦了?”

勇利没有错过他的这句话,这才想到有这个可能,他顿时怔住了。

是吗?是这样的吗?

维克托……把这一切当成了游戏吗?

的确,从一开始两人的关系就有点奇怪,他始终不知道维克托究竟看中了他什么,他的感情来得太突兀,就像空中楼阁一般,也因此让人心生疑惑和不安。

只不过他被维克托的温柔和关爱所迷惑了,一直忽视了——不,是故意忽视了这点。

他太贪恋维克托给他带来的幸福和温暖,不舍得思考其他残酷的可能性。

如果……这只是维克托图一时新鲜的游戏,他要怎么办?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如坠冰窟,整颗心都凉透了。

他不想继续再想下去,但思维却不受控制地发散开来。

他一直是个无趣又沉闷的人,会不会是这样的自己让他厌倦了?

维克托和他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是不是他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不想继续了?

作为尼基福罗夫家族的掌权人,他身边一定有很多优秀漂亮又钦慕他的Beta和Omega吧,维克托是不是喜欢上他们了?

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维克托在主动付出,而他好像根本没做什么……所以让维克托失望了?

……

还是说,其实从头到尾维克托都在假装出喜欢他的样子,其实只是为了看他的笑话?

勇利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把头埋在了膝盖上。

手机就在他身边,那个人的名字就在他通讯录的第一个。

他却提不起勇气去确认事情的真相。

然而,一想到维克托对他厌倦了这个可能性,他就会觉得无比难受。

难受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喜欢上了那个男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07 Jun 2017
 
评论(41)
 
热度(544)
© 小池不写BE | Powered by LOFTER